谭新华治疗早泄临床药对浅析

中医药方网 www.whichicontreadmill.com 发布时间:2019-02-20
早泄 (premature ejaculation, PE) 是男性常见的射精功能障碍的一类病证, 一般认为男性在性交时对射精的把控能力消失, 阴茎未插入阴道或插入阴道1min以内出现射精, 或女性在性生活中性高潮的频度少于50%即为早泄[1]。据报道, 成年男性PE发病率约为9%~42%, 其已对男性患者的身心健康和家庭和谐造成了严重损害[2]。中医虽没有早泄这一病名, 但却早有记载, 将其纳为“溢精”和“鸡精”的范畴。《秘本金丹》中:“男子玉茎包皮柔嫩, 少一挨, 痒不可当, 故每次交欢, 阳精已泄, 阴精未流, 名曰鸡精。”
 
谭教授认为精之藏泄, 依赖人体精气神三者协调, 肾主封藏, 肝主疏泄, 脾主运化, 心主神明, 精气神的运转协调有赖于此四脏的功能正常, 故早泄的发病主责肝肾, 然与心脾相关。然古之早泄与今亦有不同, 古多责于禀赋素亏或房事不节, 损伤肾精, 肾气不固或肾虚火旺, 而致封藏失序, 引发早泄;今则多为情志所困, 交时惊恐, 戕伐肾气, 或情志不舒, 损伤肝木, 导致藏泄失调, 精关不固, 故而早泄。临床上谭教授常运用中药药对治疗早泄, 取得较好临床疗效, 现将谭教授治疗早泄的常用药对予以总结并作简要分析。
 
柴胡辛散苦泄, 主入肝胆, 擅调畅气机, 疏解肝郁;白芍味酸性敛, 归肝脾二经, 功专养血敛阴, 柔肝缓急, 两药配伍, 刚柔并济, 补养肝血, 疏肝柔肝, 柴胡辛散而不伤阴血, 白芍收敛而不碍气机, 为调肝常用药对。白芍柴胡配对, 初见于张仲景的四逆散, 方用白芍养血柔肝、缓急止痛, 柴胡升举阳气、疏解肝郁, 补肝体以助肝用, 以达疏肝利胆, 调畅气机之功[3]。早泄患者心情抑郁, 房事多有自卑感, 易致情志失调, 肝气郁滞。临床所见, 早泄一病与肝关系密切, 肝属木, 肝失疏泄, 自盗母气, 而成肝郁肾虚之象, 故谭教授临床治疗早泄疏肝益肾为常用之法, 而柴胡白芍则为其疏肝常用药对, 临床常用剂量为:柴胡10g、白芍15g。

谭新华治疗早泄临床药对浅析
 
香附芳香辛散, 主入肝经气分, 功擅舒肝气之郁滞, 微苦善泄, 以消肝气之横逆, 为舒畅肝气之要药;郁金性寒辛散, 归肝胆经, 血分、气分皆入, 善行气活血, 味苦能泄, 可解肝气之郁结, 为治疗肝郁气滞血瘀之佳品, 两者相配, 既取郁金利血中之气, 也取香附行气中之血, 两者合为疏肝解郁、行气活血之佳乘之侣。《读医随笔》言道:“凡脏腑十二经之气化, 皆必籍肝胆之气以鼓舞之, 始能调畅而不病”[4]。早泄患者情志不舒, 抑郁不畅, 肝木受损, 肝失疏泄, 气机不畅而致气血不行, 成气血瘀滞之证。谭教授临床常以香附郁金合用治疗早泄日久而致气滞血瘀之证者, 取其能行气分之血瘀, 畅血分之气郁, 以达疏解肝郁、活血散瘀之妙用, 临床常用剂量为:香附10g、郁金10g。
 
黄芪气薄味厚, 善入肺脾, 味甘微温, 擅补益肺脾之气, 为补中益气之要药;党参味甘性平, 主归脾经, 以补脾益气为要, 又可补血生津, 常用于气虚不能生血, 或血虚无以化气之气血两虚之证, 两药配伍, 相须为用, 党参健脾益气, 以助气血之生化, 黄芪补腑脏之气, 为补养之长者, 两药相和, 共达补气扶正之功。谭教授认为治病当以调理脏腑, 鼓舞正气, 以达阴阳自和为宜, 故在早泄的治疗上亦当先鼓舞正气, 使机体自身机能得以恢复, 用药方可有奇效, 故以黄芪党参为开方之药, 取其补中益气, 扶正固本之意, 临床常用剂量为:黄芪20g、党参10g。
 
地黄与山萸肉
地黄甘温质润, 入肝肾二经, 善滋补肾阴、填精益髓, 其补阴平和而不伤阳, 为补肾阴之要药;山萸肉味酸涩而质润, 亦入肝肾二经, 性微温而不躁, 故补而不峻, 补益肝肾, 既可益精, 又能助阳, 为平补阴阳之要药, 且补益中又具封藏之功, 为固精止遗之要药。《景岳全书》道:“熟地兼温剂始能回阳, 何也?以阳生于下, 而无复不成乾也。然阳性速, 阴性缓, 熟地非多, 难以奏效”[5]。故两药相伍, 共入肝肾二经, 既可滋阴填精, 又能助阳兴道, 固精止泄, 为治疗早泄之佳配。早泄者, 日久累及肝肾, 肾精暗耗, 真水不足, 相火亢盛, 动扰精室, 精关失约, 故而甫交则泄, 甚或未交亦泄。故谭教授认为早泄当充其真阴, 填其真精, 以补真元之亏损, 但在滋补之时, 当以平调阴阳, 水火相济为则, 故以熟地黄与山萸肉相配, 补真阴又可助元阳, 为一举双得之功也, 临床常用剂量为:熟地黄15g、山萸肉10g。
 
莲须与莲肉
莲肉与莲须, 两药为同一物所产, 皆有固肾涩精、宁心安神之效, 但莲肉甘平而涩, 入于心肾, 能养心血, 益肾精, 涩中兼补, 交通心肾而有安神之功;莲须性平味涩, 入心肾二经, 善清心安神, 固肾涩精, 涩中兼清, 为治梦遗精滑之良药, 二药相合, 以达清心火、益心血, 固肾精之功。《辨证录》曰:“心喜宁静, 不喜过劳, 过劳者心动, 心动则火起而炎上, 火上炎则水火相隔, 心之气不能下交于肾, 肾之关大开矣, 盖肾之气必得心气相通, 而始能藏精而不泄, 今心不能慑肾而精焉得而不走乎”[6]。由此可见心肾不交所致心神不宁为早泄的重要病机, 谭教授以莲子与莲须相须为用, 一则取其能清君火以平相火而引火归原, 二则因二药皆能固肾涩精而止遗泄, 乃寓“金锁固精丸”之意也, 临床常用剂量为:莲须15g、莲肉10g。
 
酸枣仁甘平味酸质润, 入心、肝经, 能养心阴, 益肝血而有安神之效, 为养心安神之要药;远志辛苦性温, 归心肾二经, 性善宣泄通达, 既能开心气而宁心安神, 又能通肾气而强志不忘, 为交通心肾、安神定志、益智强识之佳品, 两药配伍, 既能养心血以宁心安神, 还可通心气使水火既济。《石室秘录》所言:“见色倒戈者, 关门不守, 肾无开合之权矣, 谁知心君皆虚”。病早泄者, 劳倦以伤心神, 忧思而耗心血, 心阴血亏虚, 而交时心火易动, 牵引相火, 扰乱精室, 而使精关不固, 发为早泄。治疗上谭教授以酸枣仁远志共用, 取“枣仁远志汤”之意, 养心血, 通心肾以达养心守神之功用。临床常用剂量为:酸枣仁20g、远志10g。
 
金樱子与芡实
金樱子味酸而涩, 入肾、膀胱经, 功专固敛, 具备固精、缩尿之功, 为治疗肾亏精关失约之早泄遗精等滑脱诸证的常用药物;芡实甘涩收敛, 专入脾肾, 善益肾健脾涩精, 补中兼涩, 为治疗肾亏脾虚滑脱之证的常用药物, 两药配伍, 能使肾气得补, 脾气得健, 精气得固, 两药相合, 正本清源, 药到则病自除。早泄患者肾气亏于下, 肾之封藏失守, 精关开阖无度, 精之施泄过度, 进而肾精亏虚, 形成恶性循环, 加重早泄病情。故谭教授认为, 临床治疗早泄需在补肾的同时加以涩精固泄之品, 标本兼顾, 药到病除。故以金樱子、芡实相须为用, 两药配伍合法有制, 用之于临床, 其效如仙方, 寓之为“水陆二仙丹”之意, 临床常用剂量为:金樱子30g、芡实20g。
 
煅龙骨与煅牡蛎
煅龙骨味涩能敛, 归心肝肾经, 禀阳而伏阴, 擅镇敛浮阳, 重镇安神, 收敛固涩, 为正虚滑脱之证的常用药;煅牡蛎咸寒质重性敛, 归肝肾二经, 擅养阴清热, 固脱收涩, 调纳阴阳, 两药相须配伍, 龙骨滋阴尚可潜上越之浮阳, 牡蛎敛阴亦能摄下陷之沉阳, 均具敛阴潜阳之功, 使阴精得敛而固, 阳气得潜而封, 阴阳调和而自安。张锡纯道:“人身阳之精为魂, 阴之精为魄。龙骨能安魂, 牡蛎能强魄。魂魄安强, 精神自足, 虚弱自愈也。是龙骨、牡蛎, 故为补魂魄精神之妙药也”[7]。早泄患者肾精过耗, 肾阴亏于下, 不能上滋于心, 而君火亢于上, 心肾不能相交, 则相火乱动, 扰乱精室, 精关失约而发为早泄, 精泄于下, 则肾精更亏, 如此则病亦重。故谭教授认为治疗早泄上当潜阳与固精合用, 以求标本兼顾, 而煅龙骨与煅牡蛎相配, 既能滋阴潜阳, 又可收敛固精, 为潜镇敛精, 调摄阴阳治疗早泄之妙伍, 临床常用剂量为:煅龙骨、煅牡蛎各20g。
 
知母甘苦性寒, 入肺、胃、肾经, 苦寒可清实火而除心烦, 甘寒能退虚火而润燥滋阴;黄柏苦寒沉降, 归肾、膀胱经, 善入下焦, 行于下而清下焦湿热、泻下焦虚火, 二者相须为用, 肾阴能生, 阳火能降, 阴阳得和, 为清泻相火之良配。早泄患者肾精过耗, 阴亏虚于下, 而致相火偏亢, 虚热上扰心神, 下乱精室, 交时君火易动, 牵引相火, 精关失约, 精液早泄。谭教授认为治疗上当以清火为主, 辅以滋阴之法, 则相火可平, 肾阴得复, 藏泄有度, 病则自愈。以知母黄柏配伍, 实火得清, 虚火得泻, 还能滋肾阴除心烦, 虚实两清, 补泻兼施, 心肾兼顾, 阴阳自和, 临床常用剂量为:知母10g、黄柏6g。
 
小结
药对连接了药物与方剂, 为二者的枢纽, 在时方和经方之中, 都含有特殊配伍的中药“药对”, 是中药配伍的基本形式, 是中药复方的基本单位[8]。谭教授以五脏阴阳为基础、辨证论治为纲要、依据男性的生理病理特点及中药的性能, 通过对早泄的病因病机的把握, 继承历代名家用药精华, 结合自身多年临床经验, 总结出常用的治疗早泄的药对, 并在临床中灵活运用, 疗效显著。笔者跟师, 浅析其治疗早泄药对配伍的用药经验, 以求其能指导临床用药遣方, 提高临床早泄的疗效。
 
参考文献
[1]中国性学会性医学专业委员会男科学组.早泄诊断治疗指南.中华男科学杂志, 2011, 17 (11) :1043-1049
[2]赵文, 王祖龙, 王诗琦.早泄的中西医综合疗法探究.中国中医药现代远程教育, 2017, 15 (10) :143-145
[3]昝俊杰, 成肇仁.成肇仁教授治疗痛经常用药对浅析.时珍国医国药, 2017, 28 (7) :1746-1747
[4]黎鹏程, 何清湖.谭新华从虚郁瘀毒论治慢性前列腺炎经验.中华中医药杂志, 2017, 32 (6) :2552-2554
[5]赵敏.山茱萸——熟地黄药对与肠道菌群的相互作用研究.南京:南京中医药大学, 2015
[6]武峻艳.中医肾脑相关学说的理论研究.济南:山东中医药大学, 2016
[7]王美君, 李敬林, 王莉.李敬林运用中药药对治疗失眠经验总结.辽宁中医药大学报, 2017, 19 (5) :142-144
[8]徐浩, 汪洋鹏, 楼招欢, 等.中医治疗失眠病症常用中药药对研究进展.中华中医药杂志, 2017, 32 (2) :693-696
 
来源:中华中医药杂志  作者:王孙亚 李望辉 周兴 宾东华 孙贵香 何清湖
Tag标签: 早泄(35)

上一篇:早泄湿热肝郁型 李佃贵治则方药

下一篇:没有了

猜你感兴趣

最新推荐

注册就送50元的游戏平台-注册送28元彩金可提现【官网】